橙子 果泥

100fo点文:双向妒忌

收到一篇文的满足感((* ´艸`))

这个是稀酸高糖唉~~

Agares:

100fo的点文2。

 @橙子 果泥 的点梗【太芥、军装Play、小酸浓糖味】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你要的小酸浓糖味,要是不满意请再和我谈谈ヽ(✿゚▽゚)ノ

2600+一发完结。


「报告!芥川少将,太宰上将要见您。」芥川刚出完任务回来,就接到了来自太宰的命令。他点了点头,没来得及换下沾上了血渍的黑色军装就跟着来传话的少校立原道造去了太宰的办公室。「芥川少将,请您小心。上将他心情不是很好。」立原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他刚才遇见太宰的时候,太宰虽然是笑着的但是语气极为冷漠。

 

「有说是什么事吗?」芥川皱起了眉头,思考着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实在不明白,转而问了立原。「没有。」立原自然是不知情,他们一直走到太宰办公室外才停下。「少将,请您多加小心。我先告辞了。」立原向他敬了军礼之后就离开了。芥川敲了敲门,得到太宰的应许之后才开门进去。「太宰上将。少将,芥川龙之介报道。」太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语不发,见到芥川也只是点了一下头。

 

偌大的办公室里,气氛降至冰点。太宰什么话都没有说,用着冷漠的眼神一直看着芥川。芥川也没有躲避那么直接的视线,也挺直了背脊直视回太宰。过了半晌,太宰才冷淡的开口说道「芥川少将,你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芥川摇了摇头,简单利落的回答道「不知,请您明示。」脸上依旧毫无表情,仿佛此刻是正在听着元帅的演讲一样。

 

太宰少见的一脸怒容,修长有力的手指有节奏敲起了桌面,这是他发怒的前奏。芥川还是一脸坦荡,冷眼旁观上司的怒气与不满。「芥川少将,你真是个笨蛋啊。」太宰这句话说的特别重。「你今天和那只蛞蝓一起出任务了吧。」芥川脸上出现了一丝疑惑的表情,似乎是不知道为什么上司会因为这种小事而生气,明明那个时候已经请示过他了,他也签了同意书。

 

「是的。」但是他还是老实的承认了。「一起出生入死,真浪漫呢。」太宰这句话说得咬牙切齿,脑中无数次浮现出中也的样貌,要是可以他真想用小刀刮花他的脸。「并没有,这次任务极为简单。任务这次只需要我和中原中将一起去监视,无需我们亲自动手。」芥川一脸认真的否认太宰的指控,并报告出了真实的前因后果。太宰挑眉,表情看起来还是一样不相信这番说辞。这时,芥川突然想起了尾崎红叶上将曾经命令过他要是出完任务回来记得去军医梶井那里检查身体。

 

太宰依旧坐在那里,沉默着。芥川觉得似乎没他什么事了,于是就想着还是先去完成红叶的命令。「太宰上将,要是无事我就先告辞了。」芥川说完就要敬军礼,不过被太宰突如其来的强吻给打断了。太宰强硬粗暴的吻上了芥川的唇,报复性的咬破了芥川的下唇。芥川闷哼了一声,觉得自己的口中散发着铁锈味,太宰强势、具有侵占性的吻让芥川喘不过气来。

 

他的舌头舔舐过芥川牙齿,撩拨着他的舌头,使芥川发出细微的呻吟。这个吻一直到芥川真的觉得呼吸困难时才结束。太宰放开芥川的时候,芥川差点觉得自己的双腿一软,似乎会倒下来一样。但是军人的教育使他靠着意志力,更加笔挺的站着。他的嘴边有一道因为接吻而留下的津液,他取出手帕擦了擦嘴边的水渍。

 

「芥川少将。希望你记得你是我直系下属。下次再和那只蛞蝓一起去出生入死的话,我会取下你和他的头颅。」太宰的眼神冷冽,但是却笑得灿烂。芥川的感知危机本能确认了太宰的这句话是认真的,并不是开玩笑。不过他还是想要问太宰一件事。

 

「……太宰上将,您是在吃醋吗?我记得您与我的关系只是上司与下属,并不是恋人。」芥川突然一记直球让太宰愣了一下,虽然心中的愤怒已经快要爆发了。但是他还是强忍住怒意,扬起笑容否认。手指敲击着桌面,力度越来越大,就像是要将桌子敲碎一样。桌上的花瓶里面插着的铃兰也随着敲击而稍稍震动。

 

「怎么可能嘛芥川少将真是笨蛋呢。」他没有再敲击桌面,而是推开了转椅,坐了下去。「少将真的很擅长令我生气呢。」太宰借着转椅转了起来,最终停下,背对着芥川。「要是我说是的话呢?你会怎么做?呵呵。」芥川看不见太宰的表情,不过那笑声令他感受到了危机。直觉要是不说出能让太宰高兴起来的话就会受到处罚。但是芥川不能理解太宰的感情,不明白他的喜怒哀乐。

 

芥川微微抬高了头,一脸淡漠地高声指控道「您不也一样吗?」太宰转过来,发出疑惑的单音节。芥川冷着脸说道「上次我去您的宿舍找您的时候,看见了有两名女性从您宿舍门口出来。您还衣衫不整的对她们挥手,笑得很是开心。我觉得您并没有吃醋的理由,而我也没有。」经过芥川这么一说,太宰才想起了这件事的由来。

 

事情发生的前一天,他确实是与几位友人一起喝酒作乐。友人请来了数位容姿端丽、热情开朗的女性,接着他们就玩了一个晚上。太宰的其中一位友人喝醉了就开始发酒疯,逼的太宰一个手刀劈了下去让他昏睡。之后也送了那些女性出了门口,剩下两位说要陪着友人,所以他就上了楼独自睡下。第二天起来,友人清醒了之后就让两位女子先去车里,他去梳洗一下再送她们回去。

 

才发生了太宰对两位女性衣衫不整的挥手的事件。

 

「芥川少将也会吃醋啊。」太宰挑眉,心情又好了起来。他没有解释那件事的前因后果。「不,我并没有吃醋的权利与理由。您与我并不是恋人。」芥川依旧站的笔挺,咬着下唇说出事实。太宰听见了芥川这句带着酸味的话感到非常愉快,他勾了勾手指,示意芥川过去。芥川走到太宰的面前,太宰突然拉着他,芥川没有控制好平衡,就坐在了太宰的腿上。

 

芥川顿时开始紧张起来,正想从太宰的腿上起来并向太宰致歉却被太宰一把按住。「芥川少将,为什么那么急着要起来呢?」芥川刚想回答这是理所当然的坐在上司的腿上成何体统。太宰却接下去说「芥川少将,我现在再次赋予你一样权利。」芥川顿时屏住呼吸,静候太宰接下来的话语。

 

「赋予你成为我恋人的权利。」太宰找了个舒适的姿势靠在芥川肩上,双手环抱住芥川的腰,将他紧紧拥入怀中。「太宰上将,您是在说笑吗?」芥川颤抖着声音,对太宰的话抱着七成的怀疑。毕竟这对他来说真的太过像是玩笑。

 

「不是哦,你愿意吗?」太宰在芥川耳边低语,逗得芥川身子一颤。「上将,那是要求还是命令呢?」芥川故作镇定。「两者兼是哦。」太宰眨了眨眼,再一次亲吻了芥川的唇。温柔地舔舐着他刚才故意咬伤的位置。被吻着的芥川,喉咙只能发出单音节。「嗯……嗯……」太宰将手放到了芥川的头上,固定住接吻的姿势,加深了这个吻。他用着舌尖挑逗着芥川,太宰想,接吻不会换气的芥川真是个笨蛋。

 

不过要是芥川接吻很熟练的话,那他大概会当场用匕首划破芥川的肌肤、割断他的咽喉。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得不遵从了呢。」芥川不知道太宰现在在想着什么事,在太宰放开了他之后喘着气的使用了这个权利。「那么,搬过来我家吧?我说的是军营外的。」太宰扬起戏谑的笑容在芥川的耳边低语。芥川则脸颊微红,佯装从容的轻轻点了点头。

 

那之后,太宰办公桌上的花从铃兰换成了紫色的鸢尾花。

 

小剧场:

 

梶井基次郎在医务室里等着芥川,一直等到了睡着再起来之后还是没有等到芥川。他开始不耐烦了直接去找了芥川,谁知到处都找不到。他便去找了红叶。

 

「尾崎上将你真的有叫芥川过来吗!」

 

红叶「我叫了啊!这锅你去让太宰背呗!」


后记*花语

铃兰 - 忌妒(另一花语为幸福的回归)

紫鸢尾花 - 爱情(也代表深深的祝福、好运)

评论
热度(102)
©橙子 果泥 | Powered by LOFTER

于一二三次元徘徊不定的流动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