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 果泥

游刃9.1-刀剑鉴赏·误解向

七方十齐:

乙女文无误 

实物鉴赏 < 一设neta < 文学修辞 << 个人捏造 

鹤丸国永×女审神者 


    ※ 


    路过手入室的时候,审神者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自己的近侍: 

    「鹤丸,刀可以给我一下吗?」 


    「诶?我可没受伤哦。」 

    虽然不解主人的意图,一身雪白的付丧神还是解下本体,放入主人手中:「要做什么?」 


    他的声线低沉清澈,举止也自然流露着平安时代的高雅风韵,但那澄金眼眸与好奇语调里流泻的明快活力却在寿命短暂的人类身上也不常见。 


    「嗯。」审神者在平时为刀剑手入的位置坐下,一边观察光线,一边回答:「想看一看鹤丸。」 


    「……」 

    原本轻松随意的表情在他脸上微微凝固,身体也有些僵硬了:「观剑吗?」 


    「不要用那么正式的术语,只是不懂刀剑的外行人的观赏。」 

    说到这里,她停了停,目光移向近侍,征求他的许可:「可以吗?」 

     

    「啊……可以,尽管看吧。」 

    身为平安时代的刀工五条国永最优秀的作品,名物中的名物,鹤丸国永对于人类的鉴赏毫不陌生,甚至称得上早在预想之内。但是,很奇怪地,手心出了层薄汗,心跳也不受控制地加速。 


    好在审神者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 


    「那么,拜见一下。」 

    不是以主人对刀剑的身份,而是怀抱着现世人对历经千年流转至今的古物的敬意说出这句话后,审神者轻轻咬住和纸,对着阳光拔刀出鞘。 


    纤长轻薄,明亮锋利,整体姿态优美洗练。或许是长期被神社与皇室收藏的缘故,它身上并没有新选组刀那样浑然浓重的杀气,但那泠泠森寒的刀光依然让人浑身发冷。 


    刃长与本丸内其余几振平安刀相仿,是仅次于大太刀的长度,给人的感觉却比实际要更纤长一些。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错觉? 

    审神者微微抬高手臂,从下而上观赏刀身。 


    平安刀的特点是细长优雅,标准造型是细身、小切先,而鹤丸正是其中典范。 

    刀身黑色部分的暗纹是宛如木纹年轮的小板目肌,刃文虽为丁子刃,却是近似直刃的小丁子,地沸细腻,刀尖部分的刃文也是配合尖细切先的焼詰,通体上下每一处都精致美丽到了极点。 


    她试着挥了挥刀,手感竟不比专为步战打造的打刀差上太多。 

    究其原因,大约是鹤丸的刀身虽长,整体却相当轻薄。用政府在刀帐上给出的定义来说,就是冲力不足。 


    这当然也是平安刀的一大特性。 

    由于平安中后期的具足技术尚不成熟,兵刃不需要考虑破甲问题,刀体自然优先在长与轻的取舍中谋取平衡。 


    所以,鹤丸也好,莺丸也好,甚至是享有盛誉的三日月,冲力方面都比不上江雪与一期这样镰仓、南北朝时代的太刀。相对应的,挥动起来的趁手度与锐利度则无可挑剔。两者间谈不上孰优孰劣,只是时代赋予的特性,毋宁说这种鲜明昭彰的时代烙印恰恰是古物的魅力所在。 


    (就好像平安时代的缩影一样,优雅美丽得不可思议……) 


    正所谓观千剑而后识器。再怎么自称外行,身处在聚集了那么多历史上的名物刀剑的环境里,眼光耳濡目染上升,对于冷兵器身上所蕴含的美感渐渐也有所领略。 

    此时此刻,以鉴赏能力已备的心境重观名刀,审神者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了历史的幻影中,连呼吸也放轻几分。 


    另一边,正如审神者受到刀剑影响而渐渐从刀的角度考虑事物,本为刀的付丧神受到审神者影响,也渐渐变得从人的角度感受一切。 


    被主人柔软温暖的手握着,专心致志,全神贯注地看着,鹤丸放在膝上的双手不由自主握紧,身体也不禁微微颤抖。 


    (这是什么另类的羞耻惩罚吗?用那么热烈的视线,还一直盯着……) 


    当审神者调匀呼吸,拔刀出鞘时,他下意识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刀拵是刀的装具,也是刀为人类所用不可或缺的辅助配件。他现在的刀拵是镰仓时装配的兵库锁拵,豪奢的金银细工与刀体纤长优雅的造型相得益彰,是他相当喜欢的拵。 


    但在封闭的和室之内,他忍不住想,所谓刀拵,放在人类身上不就是衣服一样的存在吗? 

    由主人亲手……这展开也太糟糕了…… 


    「听说姬鹤一文字有一段逸话。某次研磨师打算对此刀进行磨上,到了夜间,研磨师枕边出现了一位美丽的公主,向他求救。」 


    正在独自浮想联翩之间,审神者的声音在房内响起,让他猛然坐直: 

    「公主自称为鹤,并不断地向研磨师进行恳求,于是,到了次日,研磨师便放弃了对它磨上。从那以后,那柄刀便被称为姬鹤一文字。」 


    她想说什么? 

    鹤丸看着她的嘴唇开开合合,一时有些困惑。 


    明明手里还握着他,声声句句却都是姬鹤一文字,如果这么做是为了让他生气,那她已经充分达到目的了。


    「鹤本身是美丽的象征,更何况是以鹤为名的姬君。当时我就在想,到底是多美丽的刀,才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不过,见到鹤丸以后,我却觉得,只有像鹤丸一样优雅美丽,才算不辜负鹤这个名字。」 


    暴击,毫无预兆的。 

    即使这样她还嫌不够,带着胜利者天然无邪的微笑进行追加伤害: 


    「能遇到鹤丸真是太好了。」 


    绝杀。 


    宛如被锐利的弓矢直中心脏一般,甚至能听到「嘭」的命中声音。胸腔里与人类无异的心脏剧烈跳动着,血液一瞬间涌上面颊。 


    为什么她能够全无心机地说出这么可爱的话? 

    心脏已经承受不了…… 


    「对了,刀茎。」 

    没有注意到快要自己把自己煮熟的近侍,审神者轻轻一击掌,将手伸向一旁的手入用具盒,兴致勃勃地准备拆卸刀柄:「书上好像说过鹤丸的刀茎很特别呢。」 


    刀、刀茎…… 


    「你也适可而止吧。」 

    再也无法忍耐,鹤丸按住她拿着目钉抜的手,向来清澈的声音有如风中颤抖的琴弦,带着到达临界点的危险与紧绷:「一边说着那么可爱的话,一边做这种事。如果还不停止的话,我就按自己的想法行动了哦。」 


    「诶?」 

    审神者下意识向后仰了仰,拉开距离,脑海里还是茫然的。 


    她看了看覆在自己手背上的手,又看了看鹤丸紧盯不放,却有如霞染的脸。 


    虽然难辨原因,但是鹤丸的皮肤非常非常的白,这就导致他脸红的时候色泽鲜丽到了极点,看起来格外显眼,也格外动人。近距离接受冲击的审神者毫无抵抗力地红了脸,同时努力转动着几乎停滞的头脑: 


    想看刀茎有什么不对吗…… 

    刀茎…… 

    茎…… 


    对着付丧神翻涌着晦暗潮水的金眸,审神者终于后知后觉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给我留在这里好好反、啊——」 


    尾音突兀中止在猝然接近的柔软间。 


    良久,审神者的耳边响起付丧神暗哑低沉的轻喃: 

    「抱歉呐,你也一起染红吧。」 


    -FIN- 







一期、三日月故事里的审神者是同一个,鹤丸故事里的是另一个。两名审神者的性格是秋霜烈日与春水胧月的区别,连带着两座本丸的气氛也截然不同,如果能传达清楚就好了。



附录


    模造刀-安達貞泰拵


    焼詰,鎬造,小板目肌。上下对照看。


    日本のかたな: 鉄のわざと武のこころ-内页


    历代典型刀姿。

    1.上古刀 2.平安後期~鎌倉初期 3.鎌倉中期 4.鎌倉後期 5.南北朝時代 6.室町前期 7.室町後期 8.安土・桃山時代 9.江戸時代(中期) 10.江戸時代(元禄期) 11.幕末期 12.明治以後




参考资料

[1]折れず、曲がらず、よく斬れる日本刀 

[2]詳註刀剣名物帳 : 附・名物刀剣押形 

[3]日本刀の歴史(古刀の部)

[4]各時代の特徴

[5]wiki-鹤丸 

[6]日本刀・刀装具の研究 

[7]刀装・刀装具について 


加粗的两项特别棒,推荐看。

评论
热度(230)
  1. 幸运之枭淡楠七方十齐 转载了此文字
    哭出来
  2. Nanako七方十齐 转载了此文字
©橙子 果泥 | Powered by LOFTER

于一二三次元徘徊不定的流动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