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滩鱼

《十一点要睡觉》存档

☞张喻 车 ooc
☞第三次
☞对戏存档

张副 /新年假期后 霸图对蓝雨表演赛结束。离场时可以看见蓝雨众人勾肩搭背 相约夜宵的情景。

张副 /手机叮的一声 ——「新杰,今晚蓝雨聚餐。我会尽量在十一点前回来」 与遥遥相望的人点头示意一下,自己便先行回了酒店。

喻队 【跟人发完短信后,看着少天他们一起去聚餐,由于已经很晚了,饭店并没有几家开门,跟经理说了一声。去大饭店订了包间,看着几个年轻的后背们想要喝啤酒。无奈叹口气】今天聚会……罢了……让他们放松一下也好。…【笑了笑看着他们,随后嘴角扯了扯,看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的黄少天】

喻队 【叹气看着他们,随后听到少天说自己,这么晚了不如听电台。【叹口气,把电台打开】
〔接下来进入到点播环节〕看着队友们一脸期待看着自己想要自己给张新杰点歌,不由得轻笑出声】商量好的?【看着他们低下头,无奈叹口气,链接电台】
对……我要点歌……唔……名字……《爱你》【笑了笑】

张副 /眼挣看手机时间栏的数字跳到10:53,自己早换好睡衣,但等待的人还没有回来。 张副 /耳机里播放的常听电台里音乐有些暴躁,配合人心深处一些浅浅的焦虑。
「下面是一位收听观众的通话,您好……」
「您好,请问可以我点一首歌吗?」
「好的,那么……」
「《爱你》,送给我的爱人」 礼貌温和的声音,背景交杂着ktv里人起哄的呼喊。

张副 【需要出去一趟了】 /有条不紊的起身换衣,出门直奔人坐标显示的地点。

喻队 【点完歌以后看着自家的队友】满意了?【笑了笑】 〔喻队来喝酒啊,好不容易比赛结束了〕 〔队长队长队长!!今天这么晚了就别回去了,而且十一点整了那个脏新杰也改睡觉了,索性队长你睡我放假好了,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图莫不轨的事情的〕 〔就是就是,队长喝一个〕
【被自家队友推搡的喝酒。看了一眼手机,11:05……这个点…新杰应该睡觉了,还是不要打算给他发消息了……【沉思片刻后,随后看自家队友期待的眼神,叹口气,拿起桌子上的酒,一干为敬……貌似感觉不太好啊……】
叹气,心里突然涌上一种不详的预感,果然,】 彭!【门被猛地推开,门口毅然是张新杰】 〔……〕这是卢瀚文 〔卧槽……〕这是黄少天 以下:〔……〕 唔。我跟你们说,你们怎么突然安静了?恩?怎么不说话。灌倒我想对我做什么。恩?说清楚。不然明天加训哦。
【看着黄少天指指自己的身后,心里有些疑惑,转过身过愣在原地】

张副 /礼貌性的三声敲门并没有回应,于是推门而入,酒香、吵闹声混杂着铺面而来,熏得人眉头一皱。多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一一望去 很快就看到了等待一晚上的人……以及他副队大言不讳的话。

张副 「喻队,现在是十一点八分。离约定的时间已经差了八分钟。」 /径直走向文州,居高临下的看着

喻队 【眨眨眼瞅着他莫名有些心虚看着】唔……新杰。这个……【冲他笑了笑】 〔队长……咳……那个……张副队负责把喻队带回家吧!〕 〔卧槽!!张副队你这个点不应该不睡觉吗,怎么来了啊。还来这么快,不是张副队!你你你……跟队长……卧槽!〕 【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家队友的神经线断掉,叹口气】那个……新杰

张副 「喻队如果要继续待在这里也可以,我会在一旁等着你。」 /盘胳膊 微微低头看着文州

喻队……【看着人,论他的心脏程度跟自己比起来也差不多哪儿去看向自家队友】 〔队长……队长你跟张副队回去吧。〔严肃〕〕 〔队长队长要不要我送你啊万一这个脏新杰要对你图谋不轨对不对。队长的安全自然要来我保护,队长队长队长。你有没有听我说,唔……〕 抱歉……那我……就先回去了。【看张新杰】回去?

张副 「既然决定了就不要浪费时间。那么喻队由我送回酒店,以及祝蓝雨的各位玩的愉悦。 」/看着对面人站起身,轻推眼镜 扭头向门走去,任文州跟在身后。到门口时细心的为人拉开房门,待人走出后 一眼扫过屋内蓝雨众,关门离开。

张副 /确认关好房门,一把拉过文州推在墙上。眉目里充斥着隐约怒意,单手扣住人手臂,沉声 「职业选手禁酒虽不是明文规定,但也利弊分明。喻队这是准备带头破坏联盟风气?」

喻队 ……【被人摁在墙上,无奈笑了笑】没有…是队友…嘛…比赛结束大家放松一下也挺好的啊【随后被人强吻。愣了片刻】唔……新杰

张副 /错头堵上文州还在争辩的嘴,啤酒的味道在两人舌尖流转。仅是带有惩罚性的一个吻,醉酒的人明显没准备好 便被吻的气息混乱。

张副 /气息转移到对方的脖颈,轻拍后背 在喘气不顺人松开的纽扣下面印了一个齿痕。感受到气息慢慢平和下了,抬起头 帮人扣好纽扣 「我送你回去。」

喻队 【喝的有些醉醺醺的,又被人强吻,衬衫明明自己解开两个纽扣,却又被他扣紧好,酒精的作用不由得觉得自己身体十分燥热,听到人说带自己回去,点了点头】唔……新杰……热【被人带回酒店,很想去浴室冲个澡】

张副 /喻文州是个自律的人,即使微醉了酒也是。一路上没有需要搀扶,低着头跟着自己,如果不是靠的太近能听见他口中细细呓语,偏头就能看到一双混沌的眼睛…… 「新杰……热……」脚步微微一顿,将人直带入自己房间。

张副 /毕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看到喜欢的人难得迷惘 心里窝火已然全被另一种方式取代。「我去放热水,喻队一会儿就在这里洗澡。」扭头不再管身后人 径直走入房间的浴室。

喻队 [跟着人到了房间,看着人去浴室给自己放热水。毕竟跟人睡又不是第一次了,索性在屋子里把裤子解开,由于喝的醉醺醺的重心有些不稳倒在人的床上,裤子还处于半褪半穿的状态,身体莫名的发起燥热,伸手把纽扣全部解开才算缓和了一下]新杰……

张副  /手背上感受着淋浴头里的凉意转变为温热,蒸汽充斥着整间浴室 水雾朦胧让人看不清听不见。转身离开 却见房间床上醉酒的人与衣服纠缠不清。【太不明智了】 心理当下判断到

喻队 新杰……[听到脚步声扭过头,微红的脸上呆着微醺的表情笑看着他,]帮……脱衣服…[冲他看看]

张副 【……这种情况,应该是酒的后劲出来了】 /心里难得有些烦躁,面无表情帮人把裤子衬衫一把拉下,整齐叠好在一边。抬头是只着内裤人茫然的微笑。
「相信喻队,应该不用这种事情都需要别人代劳吧。」陈述语气的疑问句

张副 /眼看这人毫无反应,只是醉意的微笑,当下眉头一皱 干脆力量的将人拉起推进浴室,转头不想再看,却又被一把拉住。

喻队 [看这人把自己推进浴室,看他转身要走,拉住他的手,眨眨眼瞅着他。随后笑了笑]新杰…要不要…一起洗?

张副 「喻文州,现在时间是十一点三十九分。如果您不想因为私人问题缺席了明早的记者会,我建议您在十分钟内将自己清理干净。」 /镜片上糊上一层蒸汽,彼此看不清眼神,只有皮肤相触的地方紧紧贴合灼热。

张副 「……以及如果您洗澡后,判断自己还精力旺盛,」 /眯眼顿 「那么可以再考虑别的事情。」

喻队 [皱起好看的眉头看着人]张副队……[把人摁在浴室的墙壁上,迷迷糊糊的咬住上的喉结舔弄]要不要…帮我洗?

百度网盘存档
https://pan.baidu.com/s/18agebMre4Jryy6UUbJ1IXA

评论
©一滩鱼 | Powered by LOFTER

于一二三次元徘徊不定的流动人口